新华人寿石家庄石家庄刘志军个人网站

益保金钻会员 1  人气指数:1087
我的分享

养老风险管理方式

关注度:79  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20/10/27 9:53:00

养老风险管理方式

    个人养老风险管理方式比较

     说到底,养老风险的最核心问题还是收人保障问题,这是化解其他风险的基础。为了给自己提供更充足的养老金,保障自己老年生活的经济来源,减轻子女压力,有效弥补社会养老保险和企业年金覆盖不全、额度不高等问题,人们也在积极寻找养老风险的管理方式。

                个人储蓄

    个人储蓄,可以理解为个人收人消费后剩余的货币存人银行。我国在改革开放之前,居民存款并不高,1977年 全国居民存款仅有181.6亿元,人均不足20元。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居民储蓄增长加快,2016年人均储蓄超过4万元。我国的高储蓄率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积谷防饥”的预防性储蓄,居民储蓄的主要目的是买房、子女教育费用、养老和医疗费用。

    个人储蓄是最常见也是操作比较简单的一种养 老金储备方式。这种理财方式较为灵活,可以保证资产良好的流动性,随时满足自己的支出需求,但这种灵活性也有弊端。

            缺乏长期规划性

     首先,在资金来源方面,个人理财不像社会保险、商业保险等方式具有一定的规划性,个人理财随意性较大,如在生活开支之外有多余的钱就加以储蓄,如没有则不做储蓄,在数量上难以形成规模。

     其次,在资金支出方面,随意性较大。买房、买车、子女教育、种种疾病,这些都是花钱的事项,正所谓挣钱容易存钱难个人储蓄难以抵御通货膨胀的压力

     通货膨胀使金钱贬值,导致购买力降低和实际报酬率下降。银行的存款利率是无法弥补通货膨胀的侵蚀的。

    近年来,个人投资渠道逐步扩展,包括股票、债券、各类理财产品、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私募基金等。金融投资工具的增多,以及新一代的消费和投资习惯不同于父辈,高储蓄率情况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安联 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家庭的分散投资进程正在继续,家庭金融资产投资已越来越注重绩效,把资产从低收益的储蓄账户转向高收益的银行和理财产品。尽管如此,由于这些金融工具透明度较低,交易结构设计复杂,资金风险没有有效监管,潜在风险很大,因此储蓄仍然是居民的首选。

               以房养老

      以房养老是依据已拥有资源,利用住房寿命周期和老年住户生存余命的差异,对广大老年人拥有的巨大房产资源,尤其是人们死亡后住房尚余存的价值,通过一 定的金融或非金融机制以提前套现变现,为老年人在其生存余命期间建立起-笔长期、持续、稳定乃至延续终生的现金流人。

      以房养老模式众多,其中最典型的模式是反向抵押贷款,人将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或银行等金融机构,金融机构结合房屋现状、未来房价波动、老人寿命以及利率波动等对以房养老产品进行定价,确定每年或者- -次性应该支付的金额。老人在合同期间仍可以在自己的房屋内居住,去世或者合同结束后,金融机构可以将房屋变卖弥补贷款支出。

      以房养老的提出以生命周期理论为基础,该理论认为理性经济人在追求最大利益的同时,也会力求生命周期内收入与消费的最大化。初始阶段,买房人通过贷款获得房屋居住权,随着贷款的偿还不断获得房屋权益,全部偿还时取得房屋所有产权,一般在生命周期的青壮年阶段。到了老年,将房屋抵押给金融机构,随着保险金的发放,房屋的价值不断释放出来。       以房养老想法虽好,但在我国的试验却不理想。2013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国发(203)35号),明确指出开始“倒按揭"试点,2014年6月23日,中国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保监发[2014]53号),在北京、上海、 广州和武汉四个大城市进行以房养老的试点,但相关金融机构以及老人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截至2016年5月29日,四个城市中只有59户投保。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尽管家庭养老在弱化,但“养儿防老”的思想使老人首先会选择让子女给自己养老,父母靠抵押房子养老对子女和老人而言都是一种耻辱,心理上不能接受。除此之外,中国传统的“但留方寸地,留予子孙耕”的思想使老人更愿意将所存的积蓄留给后代,房产更是如此。
     此外,房价波动风险是产品定价过程中一个很关键的参数,不能较为准确地预测未来房价将会给双方带来很多顾虑。对需求方而言,老人认为房价未来可能大幅增长,觉得现行预测过低,不愿意参保;对供给方而言,金融机构没有足够的能力规避大部分无规律的房价波动风险,特别是,最终房产如何处置,可能面临一些法律障碍, 以房养老产品对供给方面言并设有太大的吸引力                     商业养老保险方式

     理想的情况是,如果个人能从国家基本养老保险第一支柱获得50%的替代率,从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获得25%的替代率,从第三支柱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获得15%的替代率,总体养老金替代率在90%,退休后就可安享晚年。

     但是, 从前述对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分析可知,第一支柱的养 老金的替代率在36% 48%,即使加上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养老金的替代率也还是低于60%,在48%~60%。 因此,作为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保险对于退休后的生活品质保障尤为关键。

      同时,商业养老保险还有其独特的优势。

     第一,商业养老保险的自主规划性较强,客户可以自主决定购买时间和交费方式、自行控制保障额度,帮助其在收入较高时实现定期规划。专家建议购买商业养老保险所获得的补充养老金应以占未来所有养老费用的20%~40%为宜,也就是说占到今后个人养老金缺口的30%~50%较为理想。

     第二,商业养老保险作为主险,还可以通过附加险或者保险组合有效规避老年时的健康风险。健康医疗类的保障型险种,可以化解退休后极可能面临的大病治疗费用风险,消除养老后顾之忧。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家族病史、现有身体状况进行不同的安排,为养老安排适当的终身健康医疗险。

     第三,相对于投资房产、股票、金融衍生品等理财方式,商业养老保险的优势在于能够在整个养老资金配置中提供“可预期”的养老金水平,保证长期、稳定的现金流,而且能在准备过程中帮助个人进行约束性长期储备,做到专款专用。而其他理财品种,很难比较精确地预测出二三十年以后的收益情况,难以由个人来控制。

     第四,商业养老保险的灵活性较强,且为客户提供了多种选择。商业养老保险的灵活性一方面体现在产 品较为丰富,为客户提供了多种购买的选择;另一方面体现在给付方式较为灵活,客户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取适合的商业养老保险给付方式来有效弥补个人养老金缺口。

     第五,商业养老保险的保险资金运用稳健,兼顾安全性与收益性。作为管理风险的行业,为了保障客户的权益,保险公司必须稳健经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保险资金运用的稳健。一方面,保险资金的运用受到行业的严格监管,其投资范围都有明确的要求;另-方面,保险资金有专业的投资团队,部分保险公司成立了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以确保投资有较为理想的收益,实现客户利益最大化。

      总之,完善的养老保障体系应该由基本养老保险、补充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三大支柱组成。而商业养老保险以其独特的优势,成为个人养老的重要支柱。